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钟前AMD收购ATI几近破产300亿美元收购赛灵思可还行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新浪科技。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针对AMD计划以300亿美元收购半导体制造商赛灵思(Xilinx)交易,行业分析师认为,为了避免重蹈收购ATI所导致的几近破产覆辙,AMD可能以股票为主的方式来完成这笔交易,这也可能是唯一的可行方式。

如今,AMD放弃了昂贵的工厂,把制造工作外包给了台积电。当前, 台积电的生产能力已经超过了英特尔。

据报道,AMD正与赛灵思进行谈判,商讨并购收益。这笔交易的规模可能高达300亿美元,从而创下AMD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收购交易。让不禁让人们想起AMD在2006年进行的一笔类似的大胆交易,而那次交易让AMD深陷债务泥潭,濒临破产。

当前,华尔街分析师普遍认为,苏姿丰能够完成这笔最新的交易。这表明,投资者和客户对她按时交付高质量产品,以及成功削减债务的能力充满信心。本周五,AMD股价下跌3.9%,但考虑到该公司以往的交易历史,这是一个相对不错的数字。同时,这也意味着,自2014年底苏姿丰被任命为CEO以来,AMD股价上涨了2000%以上。

投行Susquehanna分析师克里斯·罗兰(Chris Rolland)表示:“赛灵思是半导体市场最后几个可收购的伟大资产之一,其他潜在竞购者可能包括高通和博通。”

但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分析师杰森·庞培(Jason Pompei)认为,AMD股价的大幅上涨,可能会使赛灵思的管理团队和投资者不愿签署以股权为主的收购要约,因为他们担心,AMD股票可能已经没有太多的上行空间。

取得适当的平衡将是至关重要的。彭博情报(Bloomberg Intelligence)分析师阿南德·斯里尼瓦桑(Anand Srinivasan)表示,通过债务融资100亿美元是AMD应该考虑的最高限额,减少债务是首选项。斯里尼瓦桑说:“AMD已将削减债务作为其战略的核心部分。”

投资研究机构Raymond James & Associates分析师克里斯·卡索(Chris Caso)表示:“这笔交易非常有意义,特别是考虑到AMD使用股票来完成交易,这也可能是达成交易的唯一途径。投资者也能意识到,AMD这是在利用他们最近看涨的股票,来购买通赛灵思稳定的现金流。”

这导致AMD营收和利润螺旋式下降,很难偿还收购ATI交易所产生的债务。当苏姿丰在2014年接手公司时,AMD的股价仅徘徊在2美元左右,分析师们开始怀疑AMD能否生存下来。

一名匿名印度政府官员2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印边境对峙问题彻底解决之前,印度对中国企业的施压不会减少,只会增加”。他认为,“即使对峙结束,印度政府出于保护本土民族企业等考虑,也只会在部分领域有选择性地放松。”

虽然如此,在对AMD过于自信的时期,苏姿丰仍有可能再次犯下“ATI”式的错误。去年,AMD在研发上花费了17亿美元,占营收的1/5。因此,苏姿丰在执行战略时出现的任何小插曲,其代价都将是昂贵的。开发微处理器需要数亿美元和多年的工作。问题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发现,更不用说解决了。

印度政策分析人士认为,与美国的长期战略不同,印度对中国科技的“脱钩”举动是短期危机下的产物,是否持续还有待观察。印度《自由报》主编穆罕默德・齐尚说:“我认为印度目前还没有玩长期游戏的打算。印度仍然想坚持不结盟原则――这是一个很难改变的传统。”

当前,赛灵思的毛利率为67%,比AMD的利润率高出20个百分点。在最近一个季度,赛灵思产生了2.3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较AMD高出7800万美元。为此,AMD面临的另一个风险是:这笔交易非常有意义,AMD将不是唯一对赛灵思感兴趣的公司。

自2006年以来,AMD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当时,AMD以54亿美元的现金和股票收购了图形芯片制造商ATI。当时,AMD业务蒸蒸日上,正从竞争对手英特尔手中夺取市场份额。同时,股价和营收也迅速增长。

今年4月,印度收紧了对来自中国和其他陆上邻国的直接投资审查,防止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出现所谓“恶意的投机性收购”。自中印边境冲突后,印度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出现了“抵制中国”商品和公司的浪潮。与此同时,印度政府也借机炒作“中国威胁”,在经贸领域不断使出小动作针对中国:封禁100多款中国手机应用、“暗箱操作”扣押中国集装箱……印度政府对中企在印投资同样“虎视眈眈”:今年4月,印度开始实施针对外国投资的更严格规定;7月起草新政,对约50项涉及中国企业的投资方案进行审查。正准备首次公开发行(IPO)的阿里巴巴子公司蚂蚁集团25日在IPO文件中指出了它在印度面临的困难:印度外国投资规定的变化,导致其需对Zomato追加投资的时机“进行进一步评估”。

但是,在苏姿丰前任、鲁毅智(Hector Ruiz)的领导下,AMD运营着一个制造工厂网络,每年需要投资数十亿美元才能跟上英特尔的步伐。由于芯片设计问题导致新产品发布推迟,AMD逐渐失去了市场份额。

AMD股价的飙升(周五收于83.10美元),以及较低的利率,使其有了新的方式来支付这笔300亿美元的交易。包括卡索在内的一些分析师认为,在收购赛灵思交易中,预计大部分为股票形式。

作为AMD的CEO, 苏姿丰(Lisa Su)的成功之处在于,避免了前任犯下的一些失误。如今,AMD要进行一笔数百亿美元的收购交易,苏姿丰显然要从AMD过去的失败中汲取教训,书写新的篇章。

据印度《经济时报》报道,所有来自中国的直接投资申请目前都在等待印度内政部的安全审查。一名匿名政府高官表示,安全审查的目标是评估中国投资的“潜在威胁”,“至少有多达175项中国投资等待审批”。交易分析公司Venture Intelligence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7月,中国投资者对印度初创公司的投资额约为1.66亿美元,去年同期约为1.97亿美元。而印度初创企业在2019年全年接受的来自中国的投资总计6.41亿美元。与此同时,印度政府的政策不确定性造成一些本土初创企业对中国投资望而却步。印度短视频应用程序Bolo Indya创始人萨克萨纳明确表示,在监管政策清晰之前,该公司不会接受任何来自中国的投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