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驾考培训怎一个“乱”字了得

驾考培训怎一个“乱”字了得 收费标准模糊恶性竞争严重财务管理混乱

● 互联网驾校“猪兼强”破产暴露了驾考培训行业收费标准不透明;以低价为噱头盲目营销,恶性竞争严重;财务管理体系混乱等乱象

据知情人透露,“猪兼强”利用网络招生,将学员引流到线下直营或合作的学校进行培训,直接打通线上线下,免去中间商赚差价,并且得益于其线上招生优势,使之吸金能力极强,一度获得数轮融资。

“我学个车被套路惨了,报名费2000多元,可真正学完拿到驾照,一共花了近万元。”“报名费确实只要2680元,可练习科目二时,驾校里面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开始暴露出来。”“我们学员现在已经成了驾校和考场的‘摇钱树’。”不少驾校学员向《法治日报》记者吐露心声。

真格基金创始合伙人兼CEO方爱之表示:今年美妆美容新品牌机会和疫情对于美容家庭化的趋势双重作用,使得美容仪器行业爆发增长。作为女性电子消费品类,在功能性之上的情感、美学、体验诉求,与传统功能性电子产品,对于消费者购买心智有着较大差异。期待AMIRO在新品牌新消费机会下,通过独特的用户洞察和品牌理念,创造出属于“下一代”的美容方式。

清流资本合伙人刘博表示:AMIRO打开了光电科技驱动的新一代美容仪市场。女性在驻颜的产品选择上对于功效的追求越来越高,颜值经济的消费升级空间会从消耗品切换到智能仪器层面,家用场景下,智能仪器+护肤消耗品会是女性化妆间的标配。AMIRO从智能化妆镜切入,成功拓展到美容仪和脱毛仪。看好女性黑科技市场的长期发展。

《法治日报》记者梳理发现,目前驾校在招生及教导学员方面惯用的套路可谓花样繁多,如本校名额充足,保证30天快速拿证;超低报名费,绝无二次消费;随带随学,一人一车等。

某驾校一名李姓教练透露,考场安全员很多都是“老油条”,其中很多人也有一些关系,尽管现在是电子监考,相应管理较过去规范了许多,但其中也不乏暗箱操作,对于整个驾考培训行业来说,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某驾校一位姓刘的教练告诉《法治日报》记者:“现在市面上的驾考收费一般在5000元到6000元不等。我们驾校的收费是5500元,这5500元是这样划分的:2500元是报名费,给车管所缴纳800元,剩下的1700元作为我们的培训费,每天从早八点带到晚七点,甚至有时候到晚上九点,场地费、油费、维修费等都得我们自己掏腰包,一个学员快的话所有科目一遍过,慢的有些人科目二科目三要考三四遍,第一遍的补考费也都由我们承担。”

此外,教练的教学态度也被不少学员吐槽。据某高校大学生李力(化名)介绍,他于今年4月在老家某知名驾校报名学车,报名前教练特别热心,跑前跑后地帮忙处理各项报名事宜,但等到科目一笔试内容考完后,态度就大变样了。

《法治日报》记者了解到,低价报名费只是驾考机构在招收学员时的一种营销策略。学员为了顺利拿到驾照,交“保过费”已成为普遍现象。

顺为资本合伙人程天表示:在新零售背景下,美容个护类小家电市场逐渐崛起。以高端、时尚、功能性明显为特点的个护类小家电,正在逐渐占领市场。自2017年,顺为资本领投宗匠科技Pre-A轮以来,很高兴能够看到宗匠团队凭借优秀的光电科技研发实力,率先打入年轻女性的市场,从爆品化妆镜到“第二增长曲线”物理美容仪器,宗匠团队不断深入市场,拓展国货美妆个护边界。期待在创始团队的带领下,宗匠继续再接再厉,成为国内美妆个护行业的“国货之光。”

2017年11月,AMIRO完成千万级Pre-A轮融资,由小米、顺为资本领投;天使轮由真格基金和太火鸟联合投资。

有学员透露:“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交‘保过费’,考科目三时,旁边的安全员会‘使坏’,在变速直线行驶的项目中,我确定自己挂的是四挡,但是安全员故意踩了刹车,导致车速与档位不匹配,所以第一遍考试没合格。第二遍考试开始时,安全员没有将所有灯光调回原位,我当时紧张没注意,于是第二遍也没合格。当时考完特别委屈,也不知道找谁说理去,最后听了教练的话交了‘保过费’,就顺利通过了。”

达晨财智董事长刘昼表示:美容小家电是典型的颜值经济背景下的消费升级品,在国内还处在一个高速增长的发展阶段,拥有很大的市场空间,达晨一直看好这个领域,同时认可宗匠团队对于整个市场及产品的理解,他们持续对用户深入研究,对皮肤学和物理美容技术研发投入,不断拓展产品,我们相信未来宗匠团队将会持续不断的给他们的用户带来更多好的产品,更好的体验。

吉政治学者萨里耶夫认为,目前该国局势正在逐步稳定。军队的介入似乎帮助一些“革命人群”清醒过来了。俄罗斯中亚问题专家库尔托夫认为,吉动荡局势不会持续太久。不过俄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专家谢梅诺娃认为,吉尔吉斯斯坦此次动荡是多个因素引发的,因此局势仍可能恶化。

除了练习时有一些“潜规则”以外,考场上也有不少猫腻。

有的学员交了4800元学费,驾校承诺保过,由于一次性通过四科考试,所以中途没有被收取任何费用;有的学员交了2300元学费,如果考试不过,需另交补考费,为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风险,其在考科目二和科目三前各交了1500元“保过费”;还有的学员交了2000元学费,科目二和科目三各交了1500元的考前跑场费和“保过费”。

据了解,面对一些教练的言语及行为,很多驾校学员表示很无奈而又无法反驳。学员多半不满意教练的教学态度,表示教练没有耐心以及较为粗暴的教学方式会挫伤自信心。还有不少教练因为想要招收新学员而催着老学员赶紧考试,从而出现技术不达标但拿到了驾照的情况。

公安部交管局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中国机动车驾驶人4.4亿人,其中汽车驾驶人4亿人,占驾驶人总数的90.9%。上半年新领证驾驶人728万人。尽管受疫情影响,相比往年有所下降,但驾校生意仍然火爆。与此同时,驾校通过各种套路,收取超过正常培训费用之外的额外费用现象仍然存在。

据俄媒11日报道,扎帕罗夫10日表示,俄罗斯是吉尔吉斯斯坦的主要战略合作伙伴,这将保持不变。俄政治学家瓦谢尔曼称,从吉国的前几次政变来看,吉政府对俄政策确实没有太大改变。俄罗斯“自由媒体”网站11日援引军事观察家舒雷金的话评论称,近期纳卡地区、吉尔吉斯斯坦和白俄罗斯发生的动荡局势存在某种联系,长期以来西方的各种非政府组织伪装成人道主义组织积极进入前苏联国家,并寻找亲西方的精英,以此搅乱当地的局势。

AMIRO是一个光电美容品牌,致力于打造新一代家用医美级美容产品。瞄准中高端女性,研发了智能化妆镜品牌AMIRO LUX、AMIRO SMART和AMIRO FUTURE和补光APP Alight。还推出了另外两款新产品:美体线的红光波脱毛仪,美容线的时光机射频美容仪。

天眼查APP信息显示,AMIRO隶属于深圳市宗匠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创立于2015年6月,法定代表人为王念欧。创始人王念欧毕业于浙江大学工业设计专业本科和研究生,曾创办工业设计公司,其工业设计团队,来自于MIT、罗德岛等一流院校,服务过超过50个量产产品,获得23项包括红点、IF、IDEA在内的国际工业设计大奖。联合创始人来自欧莱雅集团,曾运作中国销量第一的唇膏单品,熟悉中国美业市场,能准确洞悉女性需求,在品牌塑造、推广和推爆款上有丰富的经验。研发产品团队来源于顶级医疗和医美仪器企业如迈瑞医疗等,以及优秀智能手机和智能硬件制造厂商华为、华星光电、安克创新等。

“还有的教练急于求成,还没怎么练熟就催着你报考科目。”李力说。

归结破产原因,在业内人士看来,“猪兼强”驾校前期通过低价策略招生,公司要进行大量补贴,极大消耗了现金流,还有大量广告的投入成为压倒“猪兼强”的又一根稻草。最后,随着资本的撤退,原本掩盖在低价之下的质量问题也被挖了出来,最终走向了破产。

据《法治日报》记者了解,目前驾校收费标准不一,驾校乱收费现象时有发生。

近日,互联网驾校“猪兼强”因资金被冻结、融资增资未到账等原因,无力负担高额的运营成本,不仅导致学员无法正常练车,更因拖欠员工、教练工资,最终被走投无路的员工向法院申请破产。

据相关媒体报道,对于众多在“猪兼强”驾校报过名的学员而言,他们中的大多数至今还没有拿到驾驶证。据不完全统计,“猪兼强”公司还有在册学员约4.24万人,已消化学员约0.9万人,未消化学员约3.34万人,待退学费约2亿元。

除理顺政府结构外,吉政府也在严防骚乱事件发生,首都比什凯克从10日开始实施紧急状态。俄新社11日报道称,吉首都警备司令部代表表示,比什凯克由执法人员和军事人员控制,10日没有发生严重犯罪行为。据俄《观点报》报道,吉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内务部10日以涉嫌组织大规模骚乱将前总统阿坦巴耶夫再次拘捕。吉尔吉斯斯坦内务部官员10 日介绍,比什凯克市中心广场的抗议人群已于9日晚间散去。

与此同时,《法治日报》记者发现,学员们为了多点时间练车和教练能够给自己多指点一些,给教练送红包、送烟酒、请吃饭,在驾校内已经是再平常不过的事,这些“潜规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变成了“公认规则”。

弘晖资本创始人兼CEO王晖认为:随着我国综合实力的迅速提高,人们对美的追求也愈发旺盛,推动了美妆美妆市场的蓬勃发展。宗匠将医疗专业级的光电技术进行优化和改进,并引入家用领域,开发了日光镜、脱毛仪、美容射频仪等一系列安全、可靠、有效的维美工具,以满足消费者越来越高的对产品高品质和实在功效的需求。同时也在推动医疗级的品质体系建立,努力参与到中国家用美容仪器行业市场的轻医疗标准建立中。我们期待公司未来不断研发创新,用中国制造服务全球市场。

□ 本报实习生 杨 杰 苏欣雨

“礼到位了,驾校、考场好过,学员也就‘好过’了。”这名李姓教练说。

“猪兼强”之所以吸引那么多学员,和其打通线上线下免去中间商赚差价的价格优势是分不开的。

AMIRO方面表示:未来,AMIRO将持续以核心光电科技为基础,围绕物理美容需求、美容美妆场景,为消费提供安全、好用、高颜值的日光镜、红光波脱毛仪和美容射频仪。

“考科目二和科目三的时候学员自愿各交费1500元,这是考前练圈的费用,科目二科目三可以各练10圈,如果某些学员练得不好,教练会在他们10圈练完后继续用自己的车给他们陪练;学员也可以选择不交这个费用,科目二每小时收费450元,科目三每圈收费300元。交了‘保过费’的特权主要体现在科目三上,考场安全员会在摄像头看不见的地方打手势指导考生行车。除此之外,也表现在合格率上,每科考试,车管所都会给出合格率,考场会率先对没有交费的学员设卡。”这位刘姓教练说。

● 低价报名费只是驾考机构在招收学员时的一种营销策略。学员为了顺利拿到驾照,交“保过费”已成为普遍现象

据吉尔吉斯斯坦卡巴尔通讯社等媒体11日报道,吉尔吉斯斯坦议会10日举行特别会议,批准政府构成及施政纲领。扎帕罗夫在会上承诺不会起诉其政治对手,并表示总统热恩别科夫可能在两到三天内辞职。对于政府结构和组成,扎帕罗夫表示“暂时维持这样,将来我们肯定会改变它”。他强调遵守法律以及重新举行议会选举的必要性,并表示必须在国内所有政治力量的参与下进行宪法改革。在10日的会议上,6日被批准为议长的阿卜杜勒达耶夫宣布辞去这一职务。吉议会副议长巴基罗夫表示,如果总统辞职,根据宪法,他的职责应由议长履行,但由于议长也辞职了,因此总统职责将由总理履行。

对此现象,《法治日报》记者进行了调查,发现5人一辆车在驾考培训行业已经算比较好的情况,更有甚者,一天20多个人一辆车。另有网友爆料称,某地方驾校最多一次竟然有37人签到,实际人数40人,一个教练在一天之内用一辆车教导40个人。有学员表示,一天摸两把方向盘,练习10分钟竟然成为一件幸运的事。

● 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培训和收费标准根据当地实际情况由当地人民政府财政部门、价格主管部门会同同级交通主管部门核定,如果认为价格不合理或者存在乱收费现象可以到当地交管部门进行投诉

这一事件再次将驾考培训行业存在的乱象曝光于镁光灯下。《法治日报》记者调查发现,为了顺利拿到驾照,学员交“保过费”已成为这一行业的普遍现象。

有学员反映称,“报名时,驾校承诺的是3人一辆车,但是真正培训时就是5人一辆车。培训时间一般都是教练提供时间段,自己选择。通常一训练就是一整天,从早八点到晚五点,一天平均下来一个人练不到两个小时。”“承诺3人一辆车,但多的时候是6个人用一辆车训练,一整天时间都耗在那儿,一天练不到两个小时。”

“考科目三时,教练让我们先给安全员买包烟,放在座椅的背后,别当面给,另外考试交身份证时,可以把钱折起来,放在身份证下面一起递给安全员……”某驾校学员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