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A股上市公司突破4000家大关广东A股公司数量居全国第一

广东A股公司数量居全国第一

今年8月共有63家新股发行,创下30年来单月发行数量之最

美股的高退市率与其退市制度多样化不无关系。经过长期发展,美国的退市标准已经涵盖了财务性指标、股票流动性、公众持股量、公众持股市值等交易性指标。如纳斯达克施行“1美元退市制度”,即当公司股价不足1美元,且在被警告90天内仍不能采取相应措施改变股价,即宣布停止股票交易。据了解,该规则所导致的被动退市约占据规则退市的一半,是将退市的决定权交给投资者、用市场化的力量来决定退市的退市举措。

聚焦沪深两市的粤企,按申万一级行业分类,广东的上市公司分布在27个行业中,电子行业占114家,计算机占54家,机械设备占51家,医药生物占50家;市值超千亿元的上市公司有26家,中国平安、招商银行是排名前二的“股王”;地区分布方面,上市公司家数位列深圳和广州之后的是佛山、东莞和汕头,来自粤港澳大湾区9个城市的上市公司有586家,占总数的九成;2017年,登陆沪深两市的粤企高达98家,为历年之最。

注册制是A股扩容的重要推手,为企业迈向资本市场提供了兼具包容性和高效率的通道。今年1月至8月,IPO过会率一直维持高位,注册制从受理到发行的周期大幅缩短,仅为同期核准制的60.09%。

A股上市公司突破4000家大关

单月新股发行数量创历史纪录

9月3日,随着沪深上市公司再增3家,上市公司总数首次突破4000家。截至9月4日,这一数字达到4002家。上交所和深交所官网显示,截至当日,沪市上市公司有1717家,其中主板1547只,科创板170只;深市上市公司有2285家,其中主板469只,中小板964只,创业板852只。

吐故才能纳新,在IPO放量的同时,退市制度也逐步完善,个股数量不能无止境地线性增长。截至9月4日,今年两市共有11家上市公司面值退市。

从千亿元市值公司的行业分布看,有16家属于非银金融,16家属于银行业,13家属于电子行业,11家属于医药生物,9家属于食品饮料。回顾五年前,千亿元市值军团的行业以金融、采掘和建筑装饰为主,如今的行业分布更趋于多元。

第一批研究组合由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广东、青海、南京等七家地方社院,分别牵头“协商民主理论与实践研究”“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统一战线工作的重要思想研究”“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研究”“港澳台海外统战工作研究”“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研究”和“中华文明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研究”等七个重点方向。

“有进有出”是成熟资本市场的重要标志。晨壹投资预计,当A股进一步加大上市公司供给后,流动性将加剧分化,壳溢价不再,没有盈利支撑的小市值公司可能会因财务和流动性恶化而被迫退市,也有少数公司考量上市维护成本后主动选择退市;基于产业逻辑的上市公司吸并和私有化将成规模出现。

这4000家上市公司在省份上的分布如何?记者梳理发现,广东省是最大的上市公司摇篮,沪深两市的粤企数量达到651家,其次是浙江省486家和江苏省461家;有11个省市自治区的上市公司数超过百家,上市公司总数排行与GDP排行大致相同。

“面值退市”也逐步进入A股历史舞台。据同花顺iFind数据库显示,今年截至9月4日,两市共有11家上市公司面值退市,另有30只个股收盘价低于1.50元,4只低于1元,徘徊在退市边缘。此外,自2018年12月28日首家面值退市公司深市主板中弘股份摘牌后,2019年两市共有6家上市公司面值退市。

中央社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朱沛丰强调,研究组合属于中央社院指导地方社院科研工作的规定动作,也是统一战线高端智库建设的自选动作。要充分发挥指导、协作与合作功能,成为央地通力合作的规范动作。

晨壹投资指出,注册制实施后的A股市场也开始步入扩容期,在经济发展阶段、监管制度改革、投资者结构及变化趋势等方面都与1970年代的美国证券市场类似。其预计中国会用更短的时间走完扩容期,中国上市公司数量高峰时将有望突破1万家,剔除境外上市的公司,A股上市公司数量有望达到8000家左右。

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记者通过同花顺iFind客户端梳理发现,这4002家上市公司集中进行IPO的年份为2010年、2011年、2015年、2016年、2017年和2019年,新股发行家数最高的当数2017年,有420家上市公司登陆沪深股市。而截至9月4日,2020年上市的新股家数已有273家,值得注意的是,8月两市有63家新股发行,环比增加1只,同比大增53只,创下30年来单月发行数量之最;合计募资金额647亿元。

1984年,飞乐音响向社会发行1万股,成为新中国第一只公开发行的股票;1990年,“老八股”在上交所正式上市交易。从第1家到第1000家,沪深股市经历了整整10年的时间,第二次实现1000家级别的跃升花了10年,第三次花了6年。而此次突破4000家大关,距离2016年突破3000家时仅过了4年。从IPO节奏看,沪深两市正在加速扩容。

扩容后是否将迎退市常态化?

9月29日,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召开“中央社院与地方社院第一批研究组合启动会”。图为中央社院为7名牵头社院代表授牌。李雪峰 摄 

比起沪深指数整数关口的来临,沪深上市公司实现整数关口的突破要显得低调许多。截至9月4日,沪深两市上市公司达到4002家,冲破4000家大关,上市股票总数达到4069只,其中广东上市公司数量最多,达到651家。而在刚刚过去的8月,两市共有63家新股发行,创下30年来单月发行数量之最。

从城市层面看,拥有超过300家上市公司的城市有北京(372家)、深圳(318家)和上海(316家)。杭州、苏州和广州位居其后,上市公司家数分别为153家、135家和115家。

五年前,上证指数接近5000点时,A股的千亿元市值军团曾有73个成员,而如今这一数据正不断地刷新。根据同花顺iFind客户端,截至9月4日收盘,沪深两市总市值超过千亿元的上市公司有115家,市值之和约占整个市场的44.8%。其中有6家总市值超过万亿元,分别为贵州茅台、工商银行、中国平安、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和中国人寿。

市值的攀升也备受外界关注。据两大交易所官网,截至9月4日收盘,沪深两市所有上市公司的总市值已经达到75.95万亿元,如果以2010年沪深两市的总市值为参照,相当于再造了两个股市,相比于1990年12月“老八股”时期的23.82亿元总市值增长了约3.4万倍。

中央社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赵凡在讲话中指出,研究组合要围绕服务强化政治共识教育和加强决策咨询两大目标,拓展研究视野,深耕重点领域,打造央地协作的新平台,成为央地协同发展的新示范。

上市难、退市难,一度成为国内资本市场的顽疾。反观美股市场,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1997年美国上市公司总数为8851家,经历互联网泡沫破裂和监管从严后数量逐步下降到2003年的5283家,而到2018年上市公司总数为4397家,21年来近乎减半,年均退市率高达5%以上。

同时,注册制“受理-发行”周期环比大幅缩短。8月发行的42只新股平均为123天,环比缩短48.53%,其中“过会-注册生效”、“注册生效-发行”平均分别为30天、14天,环比减少15天、4天;此外,1月-8月注册制新股的“受理-发行”周期平均为257天,仅为同期核准制的60.09%。

注册制为沪深两市提供了包容和畅通的入口,把对企业价值的判断权还给市场,有效地加快了企业迈向资本市场的步伐,“IPO堰塞湖”得到缓解。申万宏源研究报告称,今年8月注册制下有46家企业上会,单月过会率100%,同期核准制单月过会率为92%,从1月以来IPO过会率一直维持高位。

据悉,研究组合启动后,将在研究选题、组建课题组、谋划开展学术活动、培养人才、推动成果转化等多方面发挥作用。(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