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中国民营企业“走出去”日趋规范、理性

中新社北京9月10日电 (记者 邢利宇 杨程晨)面对中美贸易摩擦及全球经济持续低迷等因素,中国民营企业在2019年“走出去”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但并未因此停下脚步。

2020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10日在北京举行并发布调研报告。该报告认为,民企“走出去”日趋规范、理性,身处逆境,它们更加擅长利用外部力量解决贸易争端。

大部分500强企业对于此类影响能够通过合法渠道、采取多种措施积极应对,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报告指,企业解决争端所依靠的外部力量中,政府和专业机构所发挥的作用尤其关键。

贲圣林还表示,中国是全球第一货物贸易国家,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外汇储备,中国的全球影响力非一般国家可比,而且中国是开放型经济,对美元的跨境信用有着非常大的支撑作用。美国若动用金融手段予以施压,必然要进行综合考虑。“这个问题非常复杂,其间还牵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你应该明白这是一个真正的全球基础设施的问题。”

报告指出,与此同时,这些企业“走出去”的动因依然是拓展国际市场,获取品牌、技术、人才等要素,获取国外原材料三类。利用当地劳动力等要素降低产品成本的企业达104家(同比增9.47%)。

外部因素上,国内方面,金融支持不够、外汇管制严格、缺少境外投资统筹协调继续成为民企“走出去”的主要困难;国外方面,国际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东道国法律政策不完善制约企业开拓海外市场,其中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是从2019年开始才被纳入报告的影响因素。(完)

另外,贲圣林认为,做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美之间无论是在高科技领域脱钩,还是在金融领域脱钩,都将经历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这或出现在10年以后的未来,而在此之前,两国会找到一个更好的相处的规则。所以我个人认为中美之间不会出现坊间传言的那种金融脱钩。”

贲圣林认为,目前来看金融威胁只是来自于美国政府层面,而与此相反,美国金融企业却正在利用中国金融业的不断对外开放,寻找更大的发展机遇。贲圣林说,美国不敢悍然在金融领域对全球第二经济大国开战,两国有可能在未来找到更好的相处规则。

据统计,实际填报的398家500强企业中,有152家认为中美经贸摩擦对企业的影响有所加剧。关税冲击导致对美出口成本增加,出口下滑、业务萎缩,美国营商环境不确定因素增加、美国市场投资受到影响等三方面因素为最主要的影响。此外,有246家企业表示,积极采取多种措施尽量减少经贸摩擦带来的影响,其中包括提升产品和服务质量、进一步提升国内市场等。

从地区划分看,500强对外投资主要集中于亚洲(195家),投资企业数量除在非洲同比小幅增长外,其他地区均呈下滑趋势。在亚洲,企业经营以对外投资办厂(77家)、建立国际营销网和物流服务网站(72家)为主。

最后,制约企业深耕海外市场的因素仍不少。内部看,人才缺乏,对东道国政策、投资环境、市场信息了解不够,资金缺乏等为主要方面。和过去5年相比,人才缺乏在2018年及2019年最为突出。

熟悉华尔街视角的贲圣林先后在荷兰银行、汇丰、摩根大通的中国区担任高级管理职务。在采访中,他首先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与高科技领域不同,中美之间目前没有在金融领域开战,原因有二:

那么,美国会不会像对伊朗一样,也会加入将中国从SWIFT系统(SWIFT即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信协会是国际银行同业间的国际合作组织。是全球最大的跨境支付体系,美元在其间处于支配地位。)中剔除去的选项呢?对此贲圣林认为,这属于国际金融规则的问题,SWIFT系统总部位于瑞士,美国在其间确有很大的影响力,但是美国并不能完全改变这套庞大的世界金融规则;另外,若美国坚持与中国进行金融脱钩,将为美元全球霸主地位带来极大的负面效应。中国持有美国超过一万亿美元的国债,对美国国内经济起到重要的作用,“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美国若想在金融领域实施一些动作,也必须进行评估。”

海外投资方面,民企继续实施全球化发展布局,依法合规有序“走出去”。过去一年,民企500强海外投资数量达243家,同比小幅增加;投资项目1858项,同比减少逾两成(487家)。共有191家500强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企业海外雇员同比减少6.98万(10.91%)达56.99万人。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与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使用前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6日也在服贸会上表示,中国金融业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已正式清零。

虽然如此,但贲圣林依然提醒,中美金融脱钩这种极端状态不会轻易发生,但从国家安全层面来看,中国还是要做好准备,“就像企业经营一样,一定要考虑商业可持续性,一定要在金融层面保证国家安全。这并不意味着它会发生,但是每个国家都会做这方面的准备。”

报告认为,在复杂严峻国际环境下,民企500强采取更加谨慎的措施,以应对和缓解相关事件影响。2019年,500强中69家遭遇国际贸易摩擦,同比减少3家(降幅4.17%),涉及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等27个行业。

首先,贲圣林认为中国金融业已进入全面对外开放阶段,而且仍在持续扩大对外开放的力度:“我曾经的雇主摩根大通之前在中国还没有做到控股或者独资,但是现在它在中国已实现了70%以上的控股了。瑞信、瑞银、高盛等这些国际大型金融企业都在中国不断开放金融业的政策之下,寻找更大的发展机遇。从这个意义上讲,华尔街的想法迥异于美国所谓一些政客的想法。”

2019年,受国际环境影响,中国民企出口总额下滑,500强海外投资企业和项目的数量出现下降趋势,连带海外营收减少。报告显示,出口企业数量213家、同比减少13家;出口总额1212.41亿美元、同比减少210.14亿美元(约1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