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风头正劲的换电模式能乘风而起吗

风头正劲的换电模式能乘风而起吗?

“换电站现在给人的感觉和前几年想充电找不到充电桩一样。”不满足自有充电桩的条件,只能使用公共充电桩的车主陈宏(化名)特别希望自家是“换电站区房”。遗憾的是,最近的换电站离他家有5千米的距离。

下一步将会同相关部门继续大力推进充换电基础设施建设,进一步完善相关技术标准和管理政策,鼓励企业根据使用场景研发换电模式车型,支持像北京、海南等地方开展试点进行推广,推动新能源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

全国汽车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标准化中心正在牵头制定一系列电动汽车换电标准,目前已发布相关国家标准26项,行业标准18项,这为换电模式的推广应用奠定了基础。

随着充电桩越来越普及,电动车用户的充电地点更多了。据统计,截至今年6月底,全国各类充电桩保有量达到132.2万个,其中公共充电桩55.8万个,数量居全球首位。但这解决不了充电时间长的问题。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绝大部分新能源汽车车主、从业者都看好换电模式。然而现实很“骨感”,换电站高昂的建设和运营成本以及较少的数量,让其扩张成为了难事。

成本如此巨大,换电站能否盈利呢?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盈利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换电车型市场保有量不足,而且换电站都是针对单一品牌甚至单一车型。

当前国内采用换电模式的主要有4家企业:北汽新能源、蔚来汽车、重庆力帆和浙江时空电动。

目前,铁力市纪委监委对涉及该案件的相关部门责任人员16人依纪依法进行处理,同时,批评教育14人,谈话提醒6人。

6月30日,铁力市纪委监委对日月峡大森林旅游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尚林涉嫌违纪问题立案审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盈利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换电车型市场保有量不足,而且换电站都是针对单一品牌甚至单一车型。

不仅如此,换电站作为新基建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年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5月25日,工信部部长苗圩在两会“部长通道”答记者问时明确表示,将继续加大充换电基础设施建设,并鼓励各类充换电设施实现互联互通。6月,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 年)》,提到新能源汽车行业应逐步实现电池平台化、标准化,推广新能源汽车电池租赁等车电分离消费模式。7月23日,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工信部下一步将会同相关部门继续大力推进充换电基础设施建设,进一步完善相关技术标准和管理政策,鼓励企业根据使用场景研发换电模式车型,支持像北京、海南等地方开展试点进行推广,推动新能源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

7月27日,北汽集团携手国网电动汽车公司,将在促进车电包与车辆销售业务、电池能源包业务、换电业务、绿电交易与智慧能源服务业务以及资本合作等方面展开深度合作。未来,国网电动汽车公司和北汽新能源将持续在换电领域展开深度合作,并率先试点车电分离,力争在2021年6月底前,全面合作建设100座换电站,服务全国不少于10000台换电车辆。

成本如此巨大,换电站能否盈利呢?

记者在麻石桥换电站蹲守了1个小时,仅有2台蔚来汽车前来换电。蔚来APP上看到显示,目前蔚来汽车在成都市有4座换电站,其中1座正在检修。

记者在成都麻石桥见到了蔚来换电站。据了解,蔚来换电站目前为统一规格,有5个电池,只有一个换电的车位。蔚来换电站的值守人员将一辆红色ES6倒入换电站,固定位置后汽车悬空,机械结构探入车辆下方进行平稳的取电池、换电池操作,3分钟后,值守人员将汽车开出交给车主。

北汽新能源的换电模式主要应用在出租车领域;力帆主要应用于分时租赁车辆上,即旗下的盼达用车;时空电动主要应用于网约车、出租车车辆租赁。以上三家的换电模式均针对B端客户,只有蔚来汽车是针对C端客户。

时空移动电网换电站的工作人员透露,换电站处于盈利状态,但并未达到满负荷。时空电动2017年推出了“蓝色大道”计划,在全国范围内推动出租车和网约车的电动化,目前已进驻全国20多个城市。2018年1月落地成都时,计划5年内将在成都投放3万辆新能源汽车。目前3年时间过去了,实际投放量不到1万辆。

而北汽新能源官方曾向媒体表示,一个换电站的建设成本近1000万元,每个站按标准至少需要储备替换电池28块,而每块电池的成本标价为11.5万元,仅电池储备的成本就高达322万元。还要加上场地费用、人工费用以及电力费用。

高峰时段处于饱和状态

大部分换电站在下班后的高峰时段处于饱和状态,在其他时间段则未达满负荷。9月3日中午1点半,记者在蔚来APP上看到,麻石桥换电站的可用电池有4个;下午6点无可用电池。

而如今这道难题似乎有了新解。不仅行业对其前景一致看好,还获得了国家政策倾斜与扶持,消费者也逐渐认可。“换电模式”迎来发展风口,多家车企和充电领域企业纷纷入局。

8月12日至13日,汽标委电动车辆分标委在深圳组织召开2020年标准审查会,其中由北汽新能源、蔚来、中汽中心等单位牵头起草的GB/T《电动汽车换电安全要求》推荐性国家标准通过了审查。

据蔚来换电站值守人员介绍,换电站的平均服务半径是3公里,24小时营业的业务最高承受能力理论上为每天120辆,实际为每天80辆,目前平均每天服务50辆,电费加服务费合计约1.6元/度。不过在今年10月前缴纳大定并正常提车的车主,都享受终身免费换电的服务。也就是说,除了二手车主,目前市面上所有蔚来车主使用换电站都是免费的。

时空移动电网换电站看起来就像个简陋的车棚,蔚来换电站像是一只方方正正的金属箱。这些换电站选址都较为偏僻,几乎没有醒目的标志,休息室、卫生间都“蹭”所在的停车场、维修站和国家电网充电站。

有网约车司机向记者表示,除了石羊场换电站,其他换电站基本不会出现排队情况,“成都的‘蓝色大道’还不到2000辆,在路上挺难见到的。”

2020年新能源车补贴新政,为换电模式大开方便之门:明确指出起售价30万元及以上的新能源汽车将不再享受补贴,但支持换电模式的车辆例外,7月22日正式生效。

推进充换电基础设施建设

铁力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对铁力市民政局、铁力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铁力市卫生健康局、原铁力林业地区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原铁力林业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原铁力林业地区公安局森铁派出所、原铁力林业地区公安局等相关单位存在的隐患和漏洞提出整改建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冯国刚)

换电车型市场保有量不足

即便如此,一座换电站的成本却高得超出人们的想象。蔚来换电站值守人员表示,内部估计一座换电站的成本在300万元左右。此前麻石桥换电站被撞,铝制外壳破损,向保险公司申报理赔时仅外壳成本就达50万元。

多家车企布局换电模式

记者在石羊场换电站看到,4个换电车位,实际只有3个在运行。

近日,记者实地探访成都多家换电站,与工作人员、电动车主深入交流,并咨询了行业相关专家。最大的感受是:现实很“骨感”,前景很“丰满”。

时空移动电网换电站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每个站点库存200多个电池箱。时空电动官网显示其电池电量为10-12KWH。记者从中国电池网了解到,目前三元电池系统平均报价在1.1-1.3元/Wh,电芯价格在0.9-1.05元/Wh。以此计算,电池箱的成本约为2-2.82万元。以此计算,每个换电站的电池箱成本超过400万元。

9月1日,记者实地探访了位于成都的时空移动电网换电站和蔚来汽车换电站。在位于迎晖路的时空移动电网换电站,记者现场看到,上百个电池箱整齐码放在电池架上,每个约1米长,50厘米宽,10厘米高。换电站基本是全人工手动操作,而非此前宣传的半自动化机械臂。只见“白胖”的东风ER30电动轿车进入换电站,停至车位上后,两位工作人员同时操作,一位打开车底的电池仓门,操控货叉将电池舱内电量不足的电池抽出,送至集中充电的电池架。另一位手动将电池从电池架上拖出,用货叉插入电池舱。整个过程还不到3分钟。

经初步调查,发现涉案企业存在实际经营范围与报批备案内容不符、未经林业相关部门审批擅自改变林地用途等问题,相关职能部门存在监管不到位、未及时掌握施业区内重点企业单位经营活动存在隐患,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存在漏洞等问题。

2020年6月21日,25岁男子李某燃在黑龙江省日月峡大森林旅游集团A203房间死亡,引起社会广泛关注。铁力市纪委监委针对案件情况成立8个工作组,围绕企业党组织、资源监管等涉及部门履职情况依法依规进行全面调查。

7月17日,铁力市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罪,对犯罪嫌疑人刘尚林批准逮捕。

Comments are closed.